RSS订阅
复制 关闭

东北人还能不能振兴东北?听听一个“东北人”的声音

解放日报评论   

2018-01-12 18:05

因为一连串公共事件,这些天,东北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作为一个在上海工作生活多年的东北人,我的心情很复杂。

上海与东北的联系一直不少。比较近的一件大事,就是2017年3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东北地区与东部地区部分省市对口合作工作方案》,确定上海与大连结对子。大连素来被认为是东北的上海,从地理位置、产业格局、洋气程度等软硬件方面看,这个对子结得合适。

另一条直线联系是浦东机场—长白山机场,很多上海白领喜欢去吉林长白山的旅游度假区。我有个朋友是上海人,特别痴恋冰雪,连续多年冬季都要飞长白山度假。当然,黑龙江和上海也常有干部交流,我的老家有一任市长,就是上海派去的干部。

交流看上去很多,但站在上海看东北,还是有种“陌生的远方”的感觉。就不用说其他与东北联系没有那么多的地方,旁观舆论风波,可能更难了解真相。

回想近几年舆论中几波唱衰东北的狂潮,无论是老生常谈的“东北塌陷”、“投资不过山海关”、“人口流失”,还是近期亚布力坑民营企业家、雪乡坑背包客等事件,许多观点的出现,其实跟人们不够了解东北有关。在信息不充分的情况下,一些比较尖锐的批评,就显得有些“针对东北”。我的一位生于福建的大学同窗好友,恰好在辽宁工作过多年,也做过旅游管理行业,他在雪乡风波之后就说,“景区服务差、坑游客这种情况,全国各地都很常见,不是东北独有”。

我不想强调东北在舆论场里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而是想提出,东北在全国尤其是在经济发达省市区的视野中,其实淡出了太久,近年更一直处在下行通道中,产生的负面消息越来越多。老家一位在政府部门工作的朋友谈雪乡投诉事件时称,“能增加曝光率是好事”,这种心态是颇具代表性的。

东北被唱衰,是现实走衰和“舆论唱衰”交织的过程,被唱衰久了,人会产生一种“弃疗”心态——大批移居南方的东北人,包括不同时期搬到“东北第四省”海南的人,多少都有这种对东北振兴放弃希望的心态,真的是“离土离乡”。

东北走衰的大背景,是改革开放后中国乘上全球化的东风、成为制造业大国的发展进程。加工贸易与港口航运为基础的经济增长模式和快速城市化步伐,是东北没能搭上的一班车。从经济地理角度看,改革开放重新诠释了区位概念,曾经因背靠苏联、紧邻朝鲜而在工业和军事上举足轻重的东北一下子丧失了优势,国家发展依仗的是能外贸创汇、能加入全球航运网络的城市和区域,珠三角、长三角成为先锋,东北变成了后方。

从资源、能源、农业、基础工业等产业来观察,典型的东北城市都是以大国企、大矿山为支撑,加上大农场,它们在计划经济时代的职能定位产生了一种惯性,使主动转型变轨难以孕育。有道是,光荣越久,包袱越大。东北城市中的大多数,都因产业分工而处于巨大的网络之中,都只是大的产业链条上的一个点。而资源型城市想主动转移人口、引进新的产业,首先需要的就是尽早重新给自己定位。这远没有想象得那么容易。

有一种观点就认为,东北的衰落就是因为长期“等靠要”的思想作祟。其实,重点不在于找到好的出路有多难,而在于如何转变本位。沿海地区的快速发展也离不开各种层面的政策支持,如何在大环境急剧变化的背景下合理地“等靠要”,倒是一个大问题。

而“人”的问题,就更不能一概而论。

大多数时候,人们讨论东北问题,主要依靠主观经验。给东北开出什么样的药方,是发言者个人经历的投射。很常见的一种思维定式是,身边接触过几个东北人,从他们身上总结出“懒”“说话爱夸大”“爱面子”“言而无信”等特征,进而推断“东北人都是这样”,以及“东北就是因为这样才搞不好的”。

老实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分析东北人的性格不失为看待东北的一个角度,但是认为东北的衰落主因是人不行,恐怕不靠谱。东北人性格的形成,与东北的发展历程是相辅相成的。有人认为东北人是在北方传统文化熏陶下成长的,观念上偏保守,这就无法解释一个现实:改革开放以来,多达几百万东北人选择南下打拼,并最终定居生活。

当然,哪个城市都会有不安分的人想出去闯一闯。问题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东北的有识之士南下闯荡已成风潮,前往东北就业的人规模就小多了。2016年,一批媒体看到东北的人口增长数据呈现净流出,制作了影响很广的专题。其实在东北人自己看来,人口减少尤其是有创造力的年轻人减少,根本不是一瞬间发生的。这个“人口失血”的过程是平缓的,而振兴东北的重担,倒真压在了“留下来的人里面最有志气的那群人”身上——当然,这是人们的笑谈。

去年有一篇流传甚广的文章,比较了与东北纬度相同的全球其他地区人口和经济状况,发现东北的人口相对还是太多了。如果与气候条件和经济发展模式相匹配,人口流出还需要继续。而随着东北人逐渐分散到全国各地,“东北人”的概念其实已经发生了演变。

当这么多东北人南下移居,东北的发展问题还能否等同于东北人的谋生问题?如果关内的投资者也都望而却步,东北的困局由谁来解?

移居在外的东北人身上东北的标签越来越轻,“全国人”的色彩越来越重,以至于有人把东北人形容为“中国的吉普赛”。在移居后的融合过程中,这些东北人受到南方重商文化、规则意识的熏陶,融入发达的大城市,换了个活法,懂得了更多。应该向他们发出召唤,重视他们对东北问题的意见,即便他们的言论中,批评多于捍卫。

谁来振兴东北?也许与这片黑土地有着血脉、文化、习俗、人际等种种联系的“全国东北人”,才是最不可忽视的援军。

在很多东北城市的重工业企业关闭以后,“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观可以在东北有用武之地。东北不可能成为长三角、珠三角,也没有必要照搬当前舆论默认的沿海发达地区的发展路径。当然,改善营商环境、善待投资者,都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的问题,需要改善的也许是更大的环境。当变化真正出现,人转变自我、把握住机会,是自然而然的。(解放日报评论  里斯本)

责编:周扬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