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公共图书馆,不止是藏书馆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传CHUAN工作室   

2018-07-12 19:23

798914421278659319

公共图书馆的普及,在知识传播过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它不同于有限开放甚至私家自珍的藏书楼,也不同于古代的书院藏书、近现代的学校图书馆。它的开放性,历来是打破知识垄断的有力保障——它向一切愿意来图书馆学习的人开放。

正如公众对图书馆最常见的藏书印象,藏书(也包括其他知识载体)也是公共图书馆的基础。但公共图书馆的功能,却不止是藏书馆。用更胜于藏。这几年,各地公共图书馆在开放使用、推动阅读方面多有探索。近日,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等单位主办的“书香中国万里行”活动在广东举行。佛山的公共图书馆业者分享了他们的经验。

“公共图书馆,靠单打独斗不够,要形成体系、合力。”佛山是国内经济发达的地市之一,公共图书馆建设也走在前列。

佛山全市的图书馆,由佛山市图书馆牵头建设佛山市联合图书馆。联合图书馆统一标识、统一平台、统一资源,分级建设、分级管理、分散服务,到2017年底,已有市区图书馆、街道图书馆、村居图书馆、学校图书馆、部队图书馆等类型的成员馆226个。市民可在统一的联合书目检索平台上搜索所有成员馆资源,实现“二代身份证”免押金书刊借阅、联合图书馆体系内通借通还。

1.jpg

佛山市图书馆在挖掘利用馆藏资源、作为中心馆牵头建设全市联合图书馆的基础上,还向外拓展资源。

他们与佛山电台的手机APP“花生FM”合作,在馆内开设有声读物体验区,并把图书馆自有的“南风讲坛”“粤读城事”等品牌有声资源上架APP成为一个分类专区,进入手机端。

与广电网络公司合作,上线电视图书馆,用户可以在有线电视上通过读者证账号登陆,实现个人借阅信息查询、书目检索、续借、图书馆视频资源点播等功能,电视图书馆还设置农家书屋专栏,提供电视资源,共同破解有些地方农家书屋藏量少、更新慢等难题。

微信图片_20180712155216.jpg

组建佛山阅读联盟,联合40个主题读书会、12个社会阅读合作伙伴等社会力量开展阅读推广活动,邀请阅读联盟成员及社会组织通过申报阅读项目的形式获图书馆公共文化资源的扶持,引导孵化原创全民阅读项目。

2018年开始推出“邻里图书馆”项目,推广家庭阅读,通过线上及现场招募,发展邻里图书馆,为其提供图书资源、技术等支撑,盘活佛山市民家庭藏书资源,以家庭为基点向邻里、亲朋提供阅读服务。

在佛山市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协调组统一领导下,佛山市文广新局、市体育局、市科技局、市总工会、团市委、市妇联等部门及其直属公共文化设施管理单位达成“共建共享”共识,成立佛山市公共文化设施联盟。佛山市图书馆当选首届联盟主席单位,参与“文群共建”,将原来分散在各个党政群部门的文化资源,如农家书屋、职工书屋、文化馆等链接起来,统筹资源、互通信息,力戒重复与低效建设。

在佛山境内,禅城区图书馆则试验了另一种图书馆总分馆服务形式。区图书馆为总馆,街道图书馆为分馆。总分馆人、财、物高度统一,由总馆统一调配。另外再纳入一批条件成熟的图书室等基层服务点(成员馆),由总馆提供图书分编、人员培训、业务指导与技术支持,所有权和管理权不变。形成一批布局贴近人口分布与当地产业特点的中小型图书馆群。

扫描0002.jpg

佛山南海区图书馆,则探索家门口的“读书驿站”形式。“市、区图书馆离你家太远了?没关系,南海已把图书馆建在你家门口了!这就是遍布南海全区各镇(街道)居民小区、商业广场、街道公园、学校门口的读书驿站。”在佛山市联合图书馆系统基础上,南海区图书馆已陆续建成上百间深入街区的读书驿站。

扫描0005.jpg

驿站面积一般在16平方米以上,有2500册以上的纸质藏书、3000册以上的电子图书,具备通借通还、电子借阅、无人值守自动化开放管理等功能,还可提供部分阅读空间。社会参与选址决策,自2013年以来,当地已陆续在条件成熟的地段建成上百间读书驿站,由设在区图书馆的南海区文献编目中心、读书驿站管理中心、配书中心等实现统一运作、监控、维护和调度,推动村(社区)图书室与“农家书屋”的转型,对传统的总分馆建设形成有效补充。

当社会意识进展到全民阅读、终身学习的阶段时,公共图书馆就是强劲推力和保障。在我国,2000年,作为中宣部等九部委共同发起的“知识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全民读书月”活动出现,成为“全民阅读”的先声。2006年,“全民阅读”活动正式被倡议提出。2011年,文化部、财政部等部委明确公共图书馆当年底开始无障碍、零门槛进入。从那时起,建设好、使用好公共图书馆就成了共识。这既需要宏观层面的统一规划,也需要各地因地制宜,探索适合本地条件与需求的公共图书馆建设与服务形式。(人民日报中央厨房·传工作室 出品)


责编:唐晓蓉

展开全文

关键字